当前位置: 怒江/ 热点新闻
峡谷激流闯险滩 劈波斩浪竞风流 ——“中国交建杯”2017中国怒江皮划艇野水国际公开赛侧记
2017-12-18 15:04:16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选手们做赛前的准备工作
 

激流中比赛的选手

 

运动将激情点燃,激情将梦想延续。“中国交建杯”2017中国怒江皮划艇野水国际公开赛各赛段比赛精彩纷呈,轮番上演速度与激情之战。

“检查皮划艇、做手脚拉伸热身活动……”12月14日一大早,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丙中洛镇雾里村,来自英国、法国、斯洛文尼亚等15个国家的24名选手以及中国天津全运会冠军在内的25名国内运动员齐聚在雾里村碧波粼粼的怒江岸边,正在为接下来的皮划艇比赛做最后的准备。

本赛段的比赛选手中,既有经验丰富的老将,也有00后的年轻选手,其中多位还是皮划艇世界名将,可谓是高手云集,竞争激烈。

上午10时30分,随着裁判员一声令下,参赛皮划艇一个接一个,在前来观赛的群众阵阵欢呼声中,选手们如离弦之箭,你争我夺,互不相让,向终点冲去,也为“中国交建杯”2017中国怒江皮划艇野水国际公开赛正式拉开了帷幕。

17公里的赛段有一个三级险滩,一个二级险滩,只见选手们用手使劲地划着桨在水中画了一个个圆圈,瞬间浪花四溅,时而乘浪一跃而下,时而投入水中,矫健的身影在江面上穿梭前进,当你还在惊呼前一位选手乘风破浪时的英姿时,下一位选手如同“飞箭”一般从你眼前一闪而过,选手们都毫不示弱,互相追逐,上演着速度与激情之战。选手们在江水中激浪前进的技术和奋勇向前的勇气让观赛的群众掌声不断,为他们加油喝彩。

“来到山水如画,清流湍急的怒江进行皮划艇比赛,挑战自我,激流逐梦的快乐。”17岁的中国皮划艇激流回旋队选手杨海雷兴奋地说。

雾里村至双拉大桥西岸赛段内河床陡峻,有天然的激流险滩,对于参加比赛的选手来说是一次非同寻常的挑战,也是一次惊险刺激、毕生难忘的经历,选手在比拼竞技的同时领略到了怒江雄奇险峻的独特风光。

14时36分,来自中国的选手赵正超第一位成功登岸,此后选手们相继到达。终点后勤保障组的工作人员为选手们送来热牛奶、面包、饮用水、热茶等,让参赛选手在惊险刺激的比赛之余也能享受到热情的贴心服务。

12月15日上午,参加“中国交建杯”2017中国怒江皮划艇野水国际公开赛的参赛选手们又在福贡赛段怒江的惊涛骇浪里上演了“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精彩一幕。

冬季的大峡谷,天高云淡,万里晴空。冬季的怒江水,漫江碧透,波光粼粼。

就在这貌似平静的氛围里,49名参赛的选手用青春和热情,劈波斩浪,奋勇前行,生动诠释了“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同时为怒江各族人民带来了一场令人热血沸腾、激情澎湃的水上运动视觉盛宴。

上午9时,随着裁判员一声令下,从起点施底情人滩第一个下水的选手赵正超挥浆前行,皮划艇犹如离弦的箭劈波斩浪向江中冲去,其他选手紧随其后,一个接着一个向9公里外的终点“冲刺”。在赛段沿江两岸,近千名身着民族服装的观赛群众热情地为勇士喝彩鼓劲。

9时41分,中国选手赵正超第一个急速靠近终点情人桥沙滩,现场随即响起了掌声和欢呼声,一片欢腾。

“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一切真的很美妙。”智利选手安德拉斯表示,怒江的山美、水美、人更美,这里简直就是野水竞技的天堂。

所有选手登岸后,在“情人桥”沙滩中央的舞台上,傈僳族古歌《木刮》,傈僳族、怒族传统舞蹈《牵俄和达比亚》《刮肯和嘎》等民族歌舞轮番上演,让中外选手、裁判员、游客和记者充分感受到福贡浓郁的民族风情和厚重的民族文化。

冬日里的寒风丝毫没有影响福贡县各族群众观看比赛的激情。“以前都是在电视里看到这样的比赛,今天终于能在现场看到,太精彩了。”前来观看比赛的干夏壳村村民余四才说。

12月15日15时,参加“中国交建杯”2017中国怒江皮划艇野水国际公开赛的49名国内外皮划艇选手汇集在江面窄、水流急、落差大、风险高的泸水市称杆乡老虎跳(傈僳语“腊玛登”)景区,乘风破浪挑战怒江天险。

距州府六库约50公里的老虎跳,全长500米,是怒江大峡谷里的第一险滩,也是此次皮划艇大赛中最具挑战性的赛段,这里水急浪高,江心巨石林立,最窄处江面宽度不足5米,水流速度超过18米/秒,江水撞击礁石发出巨响,飞溅起满天的浪花。“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就是对这一险滩的真实写照。从而被世界激流皮划艇爱好者称为“白水天堂”。当天,参赛选手要在这里上演一幅人类用运动挑战自然极限的精彩画卷。

“尽管这个赛段要应对水流落差大、涡流急、巨石暗礁林立等复杂水域水情,但我们有把握!”比赛开始前,中国选手刁永桢在和记者交流时表示,虽然面对最大的考验和挑战,但是他信心满满。

当第一位参赛选手下水驾艇挥浆,冲上浪尖,随波翻腾,挑战正式开始。随后,其他选手依次下水挑战。中国女选手史莹莹第一次到怒江参赛,她沉着稳定,娴熟地划动皮艇,以非凡的胆略和精湛的漂流技术,中流击水,乘风破浪。

在翻越第三梯级滩头时,由于水流落差有2米多高,很多选手都一次次被淹没在巨大的水浪中,现场惊心动魄,引起一片惊叹声。但选手们依旧沉着冷静,娴熟地运用翻、滚等技术动作一一成功经过险滩,直达终点。

整个挑战过程中,选手们时而如蛟龙出水,时而似大鹏飞掠,赢得在场观众的阵阵喝彩与惊呼,纷纷拿出手机、相机拍下这些精彩的瞬间。当最后一名挑战选手的飞舟掠过终点时,两岸观众的呐喊声和掌声瞬间齐发、经久不息,大家一起分享着用运动挑战自然极限的快乐。

挑战赛结束后,现场围观的群众仍意犹未尽,久久不愿离开,来自洛本卓白族乡的村民桑花益说:“这个比赛很精彩,很好看,希望明年、后年还能看到如此精彩的表演。”

记者 何飞杨 杨雪辉 姬政婷(怒江报)

责任编辑: 乐诚弘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